“天中麦客”张大生:带着收割机大军走南闯北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9-06-19 17:59 浏览:98

▲来自河南的收割机团队在四川广汉的农田里收割。

河南驻马店,素有“豫州之腹地,天下之最中”的美称。在这里,“吃不愁,穿不愁,开着收割机去旅游”早已成为当地老百姓的一句顺口溜。而“开着收割机去旅游”的人,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天中麦客。

4月,当中原大地上开始忙碌起来,麦客们也收拾行囊准备出发。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奔跑在路上的收割机大军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……前方,等着他们的是风吹日晒。

张大生就是“麦客”一员。出生于1963年的他,20岁参军,25岁单骑走新疆,26岁下海经商。一心想跳出“农门”的他,却又在2002年率先组织农机跨区作业队,回到了“农门”。

十几年来,张大生的农机车队,多次远赴黑龙江、四川、海南、湖北、广西等地从事跨区收割作业,累计跨区收割1000余万亩农作物,打响了“天中麦客收获中国”的品牌。

张大生

低调的理事长

骑一辆电瓶车 办公室不大桌椅有些老旧

“呜——”“呜——”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,从河南信阳往驻马店的高速公路上,习惯了陡坡、急弯的驾驶员,可能会忍不住打瞌睡,“它太平了,一马平川。”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,树长得很低,人的视野开始变得宽阔起来。再过一个多月,蔚蓝天空下的绿色海洋,就将涌动金色的麦浪。当微风带来收获的味道,也预示着一群被称为“天中麦客”的人,需要出发了。

交通的发达,在某种程度上,使得这里的农机化作业,开展得风生水起。在麦客们奔赴各地前,记者来到驻马店市确山县。

得知有人来访,张大生让记者等一会儿,说他正在驻马店开个会。

现在,张大生是河南省十大三农新闻人物、驻马店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、确山县三源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,虽然头衔越来越多,他却把荣誉看得很轻,“我就是个农民,没有摆谱的资格,也不整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。”

初见张大生,他骑着一辆电瓶车,逢人都打招呼。县上的人,几乎都认识他。

他邀请记者来到他的办公室,一间位于二楼的房间。房子不大,近20平方米,左边的墙上,密密麻麻地挂着锦旗,右边则是张大生近年来做好人好事的记录。几张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桌椅,是这个房间里最“时尚”的家具。

张大生向记者介绍收割机车队所到之处。

买收割机创业

车子少活路多 手割麦的历史一去不复返

上个世纪80年代,张大生从部队转业回来,先是单骑走新疆,后是下海经商,“年轻时候就该闯一闯!”这一路上,有人给他买过饭,在他受伤时有人给他疗过伤……一路风风雨雨,一路得到别人的帮助,这让他产生了回乡创业、回报社会的念头。确山县,人口多、耕地多。但每到麦收季节,家家户户都会为麦收犯愁。上个世纪90年代,麦收机械少,而麦收是一件繁重的体力活,抢收不及时会有很大损失。麦子越黄,村民额头上的汗水就会越来越重,他们焦急,万一麦籽落地,没来得及收割,岂不是又会坏了一年的收成?而后,随着几台从外地开来的“新疆二号”收割机出现在中原,“杀”到了农业最发达的家乡地头,张大生突然敏锐地感觉到,农民依靠手割麦的历史,可能真的要一去不复返了。“当时车子很少,活也很多,我的商机就来了!”1997年,他利用手中的闲钱,买了两台这样的收割机。“机器收割比人工来得快多了!”张大生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神情。这个将近60岁的人,至今还在“天中麦客”的队伍里挑大梁,他很乐意将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。2000年,张大生又向亲戚朋友借了4万元,在确山县城开了一家售卖收割机零配件的门市,“当时看好了一个商机,就是经销收割机,但资金却不足。”对于农民张大生来说,他只要踏踏实实,便可以衣食无忧。但由于他经营收割机产生了良好收益,当地不少村民找到他,询问该如何挣钱,这让他不得不有了更多思考。

张大生和他心爱的收割机。

路路发车队诞生

带着咸菜馒头 200多台车浩浩荡荡上路

此时的张大生,有动力也有压力。靠自己一个人想把收割机事业做大做强,难度不小。要不弄个车队试试?但这在当地,属于“开先河”的事情,谁都不知道前方有没有风险?抱着试一试的念头,张大生利用从前做农机手的经验、经营农机销售的窍门以及贴心周到的售后服务,于2002年三夏期间成立了“路路发跨区作业队”。在这份决心背后,张大生做了很多细致周密的市场调查。他曾开车翻秦岭、过三峡,到四川、陕西、山东、湖北等地考察,“最远的地方去过哈尔滨、漠河”。考察带来了实际效果——市场摆在那里,干!“当时做农机手是很辛苦的,不要看我们出征时多么浩浩荡荡,其实走在路上,基本上都是风餐露宿。”张大生的作业队农机手,几乎都是当地的农民,刚开始经济条件不好时,他们常常都是从家里带着咸菜、馒头和一些衣物就出发了,“路过服务区休息时,根本不敢吃自助餐,更不用说住旅馆了,往往是就地而坐,或就地躺下睡觉,这是常有的事。”刚干了两三年,新的局面摆在了张大生面前——即便当时许多农机手已经开始外出作业,但大家结队出发,到了目的地却一般都是单干,如何保证既有钱挣,又要顾全生活?在这种条件下,2007年,由众多农机手入股的三源农机专业合作社应运而生,张大生任合作社理事长。他成了第一个试水的人。当年,张大生带着36台车,横穿豫、鲁、冀三省,忙碌了一个月。车队回到家,大家一算账,确实要比单干收入高得多。于是,这个雪球越滚越大,他的车队,最多时将近有200多台车上路。“那场面很壮观,当时在全国都是广为传颂。”作为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,2007年,在全国小麦跨区收割开镰仪式上,张大生代表全国农机手发言,受到中央电视台以及省市各级媒体的广泛关注。

张大生保存的历年收割机车队的服务车证。

麦客“经纪人”

每个地方的收割时间 作业时间长短他都有详细记录

做大之后的张大生,不会单纯地让农机手们为他打工,而是在队伍里培育一批懂技术、懂市场、会经营的新型农民。几乎每一年,张大生都要用完几本厚厚的笔记本。里面记录着农机手们每次出行的时间和路线成本,经过细致计算后,张大生才会给农机手们制定大概的行经路线。得益于他的仔细和认真,农机手队伍走到哪里,都会受到热烈欢迎,“我们的队伍到湖北荆州、监利等地时,当地的农民还真没看到过这么大的机器收水稻,那边主要是8—10马力的机器,我们100多马力的车开过去,他们挺好奇的。”最多的时候,张大生的农机车队有两百多台收割机。如此多数量的农机攥在手中,如何让它们全部运转起来?如何才能取得最好的收益?“天中麦客”需要一个科学的规划。意识到这个问题,一向注重实干的张大生,开始清点自己手上的资源,算算与多少农机局建立了联系,哪个地方开出的收割酬劳更丰厚、成本更划算……张大生也许没意识到,在潜移默化中,他的身上,“农业经纪人”的特性变得越发明显。

每次出征前,他都会将当地的麦播面积、收割时间、车辆引进情况等列出来,并推算出哪个地方的收成好、作业时间长短。慢慢地,他的车队农机手们已经不用担心挣不到钱等问题。

当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,有时间从事其他方面工作的时候,单纯的农活已无法满足他们追求的步伐。

市场,需要张大生去当那一座桥,架在农机手和农业服务之间。“那么多人,都指望着你挣钱啊!你不计算周全,谁会跟着你?”张大生心里比谁都清楚,自己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农机手路子来办事,早晚会被市场淘汰。市场需要什么,价格如何,农机成本和收益能否成正比等等,都得好好思考。

张大生一直都不担心自己的队伍找不到活路:“最坏情况下,只要出去,我就能让大家赚钱。”

收割机车队北上路线图。

收割链条不断延伸割完小麦割水稻 每年要在外忙碌六七个月

在中国,小麦从南到北渐次成熟,也造就了收割机跨地区作业的独特方式。张大生的作业队,除了每年五月份要收割小麦外,到了8月份,还会兵分三路,一路北上内蒙古收小麦,一路南下汉中平原收水稻,一路又挺进东北收玉米,“服务领域扩大了,我们的服务链条才能拉得更长。”机收时间从原先的一两个月,增加到每年六七个月,机收范围也从单一的小麦,扩大了各种农作物。“刚开始没有计划,农机手们到了当地不熟悉路况和收割情况,吃了不少亏。”多次外出作业的经历,也让张大生摸索出了一套经验:他在车队前方粘贴一个大红的标识牌,上面写着“确山路路发作业队”的出发地和目的地,牌子背面,则注明要在哪个路口下,哪个服务区停留,当地农机局的对接人联系方式等等。这样在路上,农机手们至少心里是有谱的。如今,他的这些标识牌已经层层叠叠累积了上千张。“可别小看了这些牌子的作用!”小心翼翼地拿起柜子里的路牌,张大生如数家珍似地,介绍起他的“宝贝”,从周口到阳谷、从蓟县到昌黎、从许昌到南乐……每一块牌子背后,是张大生为车队早就规划好的未来。

收割机在田间作业。

麦客领头人的承诺跟我干一季最少挣3万

“想发财,跟我来。跟我干,一季最少挣3万!”这是张大生给作业队农机手们的承诺,既响亮又实在。“别人越相信你,那么你就越是有底气。但如果稍有差错,就会重重地跌在地上。”张大生说,自从在“农机圈”稍有名气后,他肩上的任务更重了,“当时有很多人想跟着我干,可是对于一下子庞大起来的团队,我的心里也没底。”早年做农机手的时候,张大生只需要关注自己出去这一趟能挣多少钱,在不亏损的基础上,尽量节约成本。现如今,他的手上有几十名农机手,人一多起来,要考虑的事情就会更加复杂。优势与机遇都摆在那儿。他拥有农机手的经验,有时候车队里的车坏了,他可以帮忙修,还清楚知道哪个地方修车便宜。农机手的活怎么干,干了又如何转移,在当地如何不受委屈等等,作为“车队队长”的张大生,必须要考虑得面面俱到。站在张大生专门用于收藏和陈列的房间里,一张“2018年麦收路线图”格外引人注目。张大生说,这是他去年面对央视采访时,画出的草图。在这张地图上,详细记录着这些年他的农机车队所到之处:黑龙江、山东、四川、海南、湖北、广西……地图上,河南省被突出标记。张大生介绍,正是因为河南地处中原,交通发达,麦收范围,几乎能够辐射全国。

张大生的收割机车队。

天中麦客的大爱人生驱车1400多公里 赴四川灾区支援

2009年,张大生的三源农机专业合作社荣获“河南省农机合作社先进单位”,政府每年补贴给他们3万多元。生意越做越大,张大生开始把目光聚焦到公益事业上。合作社一直坚持免费为当地的老弱病残户提供耕收服务,对缺少资金,又想购买收割机作业的农机手,张大生允许他们赊欠,“你只要相信我,我也相信你,到时候等你挣到钱了,再还我也行。”2013年雅安芦山地震的时候,张大生与他的农机手兄弟们,专程赶往灾区进行救灾。从4月23号到28号,他们驱车1400多公里,从确山县直奔雅安,这也让他跟四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“同胞遇到了难题,咱该帮的就得帮,我不求什么回报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说起川人坚韧不拔、知恩图报的精神,张大生侃侃而谈,眼睛里不时闪动着激动的泪花。近年来,张大生先后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“河南省十大三农新闻人物”“驻马店好人”“确山县道德模范”等,但他告诉记者,无论墙上挂多少锦旗,无论自己获得多少荣誉,都比不上干一件好事来得更踏实。他说,一刀一镰一车,挥洒的是“天中麦客”的勤劳本色。但于他本人而言,一厘一毫,书写的才是大爱人生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 记者宋潇杨涛摄影报道